恋足是怎么回事?

  微信文章阅读微信公众号文章壹读微信文章恋足是怎么回事?

  对于“专业看脚”的人来说,鞋和袜子往往并非重点,他们往往专注的就是脚本身。据说辜鸿铭就对女人香艳欲绝的脚有特殊癖好,当然,他喜好的是小脚。古时有身份的女性平时绝不裸足,对男性而言可窥见其私密之处,亦有类似恋足的意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脚作为第三“性器官”也不足为怪了。

  中国历史上,“三寸金莲”一词代表赞美女性脚美的名词。而四寸之内被称为“银莲”,大于四寸者则称为“铁莲”,可见崇尚小脚的程度。

  不过行至今日,裸足现实中可谓随处可见,互联网上甚至还有专门赏鉴/评分世界各国名人脚丫子的网站(),可见赏足之风方兴未艾。至于里面多少是纯美学欣赏,多少是性冲动促就的,就不得而知了……

  恋足癖是一种常见的恋物癖。克里斯·戈瑟兰博士(Dr. Chris Gosselin)和格伦·威尔逊博士(Dr. Glenn Wilson)在书中表示:手、足、头发是三种备受青睐的身体部位。我给手足科的医生上过健康心理学的课。那5年间,我在学生的诊所里见过太多恶心的臭脚了,什么拇囊炎、鸡眼,厚厚的老茧,水泡、严重到要截肢的病毒疣……吸引力?没吓出心理阴影都算不错了。好在辛苦没白费,我发表了数篇论文,有一篇还在1994年登在了《英国足病医学》(Journal of British Podiatric Medicine)上。

  有许多称谓来形容对脚的这种癖好,列举一二:足控、拜足、恋足等。在有的专家眼中,这是一种性偏离(sexual paraphilia)。阿尼尔·阿古瓦博士(Dr. Anil Aggrawal)和布伦达·勒夫博士(Dr. Brenda Love)认为,对脚的性趣可以被归为恋足癖。此二人分别著有《性犯罪、非正常性行为与法医》(Forensic and Medico-legal Aspects of Sexual Crimes and Unusual Sexual Practices)和《非正常性行为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of Unusual Sex Practices)。从他俩给出的定义来看,若是和性没关系,单用发现美的眼光去欣赏脚,那就不算恋足癖。

  在网上搜一下“恋足癖”,内容之丰富,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其中比较常见的几个方面是:尺寸(脚、脚趾、脚后跟)、形状(扁平足、高足弓)、装饰(鞋、珠宝、踝链指甲油、纹身、美甲等)、手感、味道、玩法(按、摸、亲、瘙、舔、吮)。除此之外,还有对鞋子特别感兴趣的“恋鞋癖”,法国作家尼古拉斯·埃德姆·勒迪夫(Nicolas-Edme Rétif)就曾对此大书特书,以及与之相对的,那些只喜欢裸露着的双脚的恋足癖们。我还找到了许多据称是恋足癖的名人,猫王、安迪·沃霍尔、贾科莫·卡萨诺瓦(Giacomo Casanova,意大利作家、冒险家)、泰德·邦迪(Ted Bundy,美国连环杀手)、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英国作家)。

  在发表此文前,我写过另一篇有关性癖的博客,总结了斯考劳莉博士(Dr G. Scorolli,就职于博洛尼亚大学)展开的一项有关性癖的研究。该研究调查对象来自雅虎论坛,根据研究人员保守估计,至少有5000人(超过150,000人次)活跃在381个和性癖有关的讨论组里。研究人员将性癖分为三大类:身体癖、物品癖、行为癖。身体癖是人数最多的一组,其中47%和恋足癖有关,共计44,772人次。在物品癖这一类里,有32%,即26,739人次表示自己对鞋子感性趣。这个数字以不到1000人次的差距屈居第二,仅次于以 “丝袜控” 为首的腿部、臀部服饰癖。美国在线(American Online)2006年的一份报告表明,在所有性癖当中,其用户最感性趣的是恋足癖。

  大部分心理方面的研究认为,性癖和童年的印刻现象(imprinting,是指刚获得生命不久的生物追逐它们最初看到的能活动的生物,并对其产生依恋之情的现象)、条件反射(与性无关的东西和性建立起某种联系)有关。打个比方,维基百科是这样描述 “恋物”(sexual fetishism)的:

  “按照行为主义的解释,恋物癖始于经典条件反射(classical conditioning),而后衍生出更具体的理论。这些理论有个共同点——性刺激与恋物对象同时出现时,会建立起联系……. 超正常刺激理论(super stimulus theory)认为,恋物与泛化(generalisation)有关。比如,某人一开始可能只对光滑的皮肤感性趣,后来看见光滑的乳胶也有感觉了。这个理论的问题在于,一次刺激就足以让人铭记,而经典条件反射通常需要多次。为了解释这个现象,有人提出了准备理论(theory of preparedness)。此理论认为,恋物癖可能是进化的产物,提高了生存的概率。”

  “脚激起性欲的原因有很多。婴儿最早能够得着父母的身体部位,便是脚。父母也时常用脚去逗弄自己的孩子。对保守的人来说,在性行为中触碰脚部比性器官还难,有种越得不到越想要的心理因素。对性行为有障碍的人来说,脚部比性器官要更友好,更容易得到满足。”

  X光显示下的缠足。缠足的主要动机肯定是想让女人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尽管如此,圣地亚哥的临床医生保罗·麦吉奥赫(Paul McGeoch)认为这些女性应该也发生了脚部皮层萎缩,生殖器神经侵占了地盘。图源:Steep Stairs Review

  在彭菲尔德触觉和肢体运动的神经地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脚部和生殖器官的感觉皮层相邻。图源:BRAINSPIN

  神经学教授维莱亚努尔·拉马钱德兰(Vilayanur Ramachandran)认为,导致恋足癖的原因是,脚部和生殖器官的感觉皮层(somatosensory cortex)紧挨在一起,进而导致神经信号相互干扰。詹姆斯·詹尼尼博士(James Giannini)1998年在《心理学报告》(Psychological Reports)发表论文并推测:随着性病的流行,恋足癖也可能会随之增加。他们注意到,自12世纪以来,性病流行期间恋足癖有着显著增加。而最近,在艾滋病流行期间,恋足也被视为安全性行为的一种新选择。2009年,阿古瓦博士在《性犯罪、非正常性行为与法医》中写道:

  “有人认为,脚的外形和男性生殖器、女体类似。还有人认为,看到性器官的时候,通常也能看到脚,所以这二者就被联系起来了。”

  马丁·温伯格博士(Dr. Martin Weinberg)、科林·威廉姆斯博士(Dr. Colin Williams)、卡桑德拉·卡尔汉博士(Dr. Cassandra Calhan)在90年代调查了262名男同性恋、双性恋恋足癖,并发表了两篇论文,一篇在《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ASB),另一篇在《性研究》(Journal of Sex Research,JSR)。这262人均是非临床样本,所以他们认为取样比临床样本更具代表性(虽然不包括异性恋恋足癖)。1994发表在ASB的论文里,他们表示,受调查人员的性趣随着时间发生了变化,并且恋足与恋物的感觉和象征层面都有关。更具体地,他们写道:

  “我们认为,男性的脚或鞋是男子气概的象征,正是这种男子气概可以唤起性欲。与之相对的,对于男性异性恋恋足癖而言,女性的脚或者鞋同样也是女人味的象征。许多受访者表示,性癖无法代替性交,但二者并不矛盾。类似的,在同性恋群体里,SM也比较常见。”

  温伯格博士和他的同事在1995年发表于JSR的论文中表示,恋足癖通常始于青春期,而相关的经历被视作为正面反馈。相较于自己琢磨(通常被视为引起恋物行为的前兆和/或危险因素),他们一般通过别的男性(父亲、兄长、小伙伴),来学习性行为。

  相较于别的恋物癖,恋足癖要更普遍,也得到了学术界、医学界的广泛关注。许多足控很满足于自身的这种性偏好,所以他们常常并不会寻求治疗。

  马克·D.格里菲斯(Mark D.Griffiths),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心理学家,专注于行为成瘾领域研究,已撰写600多篇论文。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及boomchacha在利维坦发布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简介:微信公众平台收录了微信公共号,微信美女号,微信明星帐号,微信搞笑号等各种类型的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