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人对法桐感情深 为了4棵法桐农大改建设方案

  为留住4棵法桐,农大食堂改了建设方案,从空中看,这几棵法桐像是从房子里长出的。

  核心提示“窗外有一株悬铃木,那些荔枝似的果穗悬挂在那里,把阳光搞得非常零碎。”在河南籍作家李洱的小说里,有很多关于悬铃木的意象,“悬铃木”就是法桐,这种朴实高大的树木,在他的小说中静静站立,成了一方风景。

  这种风景,在很多郑州人的童年记忆里也常出现。昨天,大河报“法桐绿郑60年”报道发出后,很多市民和网友纷纷讲述与法桐的故事,市民赵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么一段话:“郑州花园路派出所门口有一棵法桐,矗立了几十年,比路边楼房还高。小时候,一个小姑娘把二八自行车扎在树下蹬空轮,翻下来摔成骨折。那是我。”

  60年来,郑州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但法桐的绿色一直都在。法桐的故事里,有你,有我,也有千万郑州人……

  开车沿着郑州市农业路走到河南农业大学,拐弯进入校园后,立刻感受到一阵清凉,这些清凉来自校园内成片的法桐树。

  虽然正是暑假,但校园内到处可见学生的身影。几个年轻女孩刚走到法桐树荫下,就把头顶的太阳伞收了起来。离校园北门不远,是该校的学一食堂。这个食堂占地1000多平方米,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个食堂的西端结构有点奇怪,食堂被一个小胡同分成了南北两块。

  好好的食堂,为啥会分成两块呢?原来是为了保护4棵法桐树。昨天,该校后勤处的裴军峰老师介绍,这个食堂所在的位置之前是一排平房,用作教师的车库,车库后有4棵法桐树。前两年,农业路高架桥施工,该校邻近农业路的一个学生食堂被拆掉了,但该校区还有两三万名学生,食堂不够用,只能重新建个食堂,所以就把原有的车库扒掉,重新建了现在的学一食堂。

  可是,开工建设时,工作人员发现,4棵法桐树的直径约有40厘米,枝叶茂盛,“砍掉太可惜了”。于是,施工人员向学校领导汇报,看能否把这几棵法桐树保留,最后得到批准。于是,本来是一个整体的大型食堂,在西端的位置被几棵树分成了两半,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从小在农大的校园里长大,对法桐特别有感情,下雨时走在树下,几乎不用打伞。”裴军峰介绍。为保护这几棵法桐,施工时修改了建设方案,为此费了不少劲儿,“相当于要多建两面墙,食堂的面积也比原计划变小了”。为了避免食堂烟囱冒出的烟伤害到法桐,施工时,还把烟囱加长后向一边倾斜。

  这一举动得到了师生们的广泛好评,“为了几棵树,改了建设方案,这是一所大学应有的情怀!”有老师介绍,这些法桐是河南农业大学在“文革”后迁回郑州时种植的第一批法桐,至今已有30多年历史,保留住这些法桐,很有历史意义。

  在郑州的法桐行道树中,华山路沿线的法桐树属于比较特殊的一类。该路沿线多年,但这些法桐树的树根,有不少裸露在地面外,根部呈镂空状,从远处看犹如一个个“根雕盆景”。

  华山路附近的居民介绍,华山路建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刚开始的时候,路两侧的行道树是泡桐。30多年前,泡桐开始更换成了法桐,现在这些法桐树,早已成为沿街居民心中的宝贝。

  这些法桐的根为啥都露在外面呢?昨天,郑州市绿化工程管理处植保科科长郑代平介绍,郑州的地势是西高东低,华山路的地势高,曾经是土路,后来建成了沥青路,每次路面大修,施工人员都会挖路基,有时要往下挖几十厘米,等到路面修好后,地势就变低了,但法桐的位置没变,所以导致一些法桐的根部裸露在了地面以上。

  “沿街的老百姓保护法桐的意识特别强,发现谁动了法桐,很快就会有人举报。”中原区市政道路设施管理所的尚振营表示,华山路属于市管道路,路边种植的法桐树也归市一级的园林部门管,不管是市政工程施工,还是其他施工,谁都不敢乱动这些法桐,即便遇到特殊情况需要迁移的,也需要层层打报告。

  记者了解到,在金水路南阳路附近,也有一些法桐的树根裸露在外面,这些法桐让周边市民牵肠挂肚。在市民的呼吁下,如今这些法桐的树根,被园林部门用1米多高的花盆围了起来,给予更好保护。

  国内知名编剧、作家葛红兵曾撰文称:“我去过全国许多大城市,悬铃木(法桐)在许多城市都有。但在我的印象中,南京和郑州的悬铃木是长得最好的,悬铃木将这两个城市联系了起来,也使这两个城市飘满了悬铃木高雅的气息。”

  法桐,不仅提高了一座城市的品位,而且让市民在街头就能听到鸟鸣。在郑州市纬一路与经五路交叉口,路边的法桐树枝干粗壮,绿叶茂盛。这个路口也算是郑州少有的一景,因为这里不但有大批树龄较大的法桐树,还有上千只夜鹭在此与法桐和谐相处了几十年。

  “这么多夜鹭在此生活,是因为法桐给它们创造了宜居的环境。”昨天,郑州市野生动物救护站站长董朝伟介绍,夜鹭是夏候鸟,每年3到5月从南方飞到郑州,4到7月份,夜鹭在郑州生活,等到9月份又飞回南方过冬。夜鹭很聪明,之所以选择栖息在法桐树上,是因为法桐树枝粗大,容易筑巢,另外这些鸟可能感觉到这里的人比较友善,没有人驱赶伤害它们。

  董朝伟说,法桐确实是一种益处很多的树,不但能给市民带来树荫,还能吸引很多鸟类栖息,让市民在市区街头就能听到鸟叫声,“不只是夜鹭,池鹭、灰喜鹊也喜欢生活在法桐树上”。在迎宾路的法桐树上,也有很多夜鹭生活,它们会在深夜去黄河滩捕食鱼虾,凌晨三四点返回鸟巢给幼鸟喂食,哺育后代。

  今年60多岁的郑州市民任进书,退休前在郑州市政府工作。提起对法桐的感情,他感慨很多。2007年4月,他给大河报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绿城之名,全靠法桐》。

  任进书说,法桐的树形整齐,高大伟岸,枝繁叶茂,树冠如伞,尤其金水路上的法桐,“绿荫遮道路,抬头一线天”。夏天,路人走在法桐的绿色长廊下,可以听到蝉儿鸣、鸟儿叫,火辣辣的太阳透过一把把密密麻麻绿色的法桐扇叶,顿时变成了金色的光点,点点滴滴洒在人行道上,特别美。

  任进书清楚地记得,2007年12月,郑州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32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悬铃木(法桐)作为郑州“市树”的决定,“我是法桐的铁杆支持者,当时听说这件事,感到非常高兴”。

  对于十年前郑州市民票选“市树”时的热情,郑州二七纪念馆一名职工回忆说,2006年12月,郑州开始全民投票评选市树活动,那时,市树评选成为市民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参加活动的有个人有情侣有家庭,还有团体,他们通过广场上的投票箱、手机、网络,热情郑重地写上自己挚爱的树种,甚至亲自来到市园林局送上选票。最后,法桐的得票率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