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浙江政务投诉举报〕复函的质疑

  2018年10月30日我们再次收到[浙江政务投诉举报〕的复函:“陈梅英您好,您(所)反映的问题,编号:02,已由浙江省公安厅出具答复,回复内容如下:你好:你反映的事项已经法院判决,按照涉法涉诉改革要求,不属信访受理范围,不存在信访复查。针对你反应的问题丽水公安局、省公安厅已分别给予回复,望你尊重法律、尊重事实”。对此,我们对[浙江政务投诉举报〕的“执政执法乱作为,蓄意包庇抗法拒查函”深表遗憾、愤慨与质疑:

  一是[浙江政务投诉举报〕这个回复是他们经办人自作主张,还是授省政府某领导的旨意?怪不的对我们的正当诉求,他们有权任性竟于2015年11月2日早就出具了《不予受理的告之单》,岂不是为上下合污而拒访民于人民依法信访大的门之外!

  二是丽水市公安局是肇事方单位(理应依法避嫌),却为逃避问责与追究而公然欺骗省委省政府,蒙骗党中央国务院,曾何时给过他们的《答复》?我们是在网上发现有丽水市公安局于2016年3月11日是有一篇(去了首尾)瞒天过海,连篇谎言的文章通过《省长信箱》呈报给袁家军副省长的所谓调查结论,我们发现后已及时给予了驳斥与举报诉求。难道[浙江政务投诉举报〕也因执政乱作为而甘愿与肇事方单位同流合污,充当丽水市公安局蓄意埋在省政府的内鬼与黑保护伞?

  三是云和县法院于2016年6月13日仅是对丽水高速云和二大队依照省厅专案调查组的预谋为帮助诸葛俭逃避刑事犯罪法律责任,而单独指控司机陈宝明所作岀的判决,且司机陈宝明至今不承认他是违规驾驶的真正肇事者,难道你们都是装瞎子没看过判决书吗?

  四是对于因执法错误所造成的冤假错案,以及在有确凿的新证据面前竟敢胆大妄为地公然包庇袒护诸葛俭刑亊犯罪不被揪?难道你们手中有权就自不量力地敢与党纪国法相抗衡?岂不是要与党中央分庭抗礼!对此,可能会有部分省政府领导担忧该冤案一旦真相被露馅,必定会勾引出浙江官场一批执政执法乱作为的腐败奸佞之徒,将会受到党中央的问责与追究,故对该冤案一直持久拖而不敢查。

  五是浙江省公安厅于2018年2月5日已复示《同意复查》,难道省厅的《答复决定》竟是法律儿戏?敢问:省政府或省公安厅是否仍有人做梦有朝一日要让王双全厅长成为第二个徐加爱同志吗?丽水人民都清楚:丽水市公安局本届局领导班子是历届来最腐败的一届,而制造丽水“2014·11·13”典型冤案的始作俑者却就是省公安厅的专案调查组!

  六是[浙江政务投诉举报〕恶意指责我们不尊重法律与事实,并且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就认定“丽水公安局、省公安厅已分别给予回复”是可信的。敢问[浙江政务投诉举报〕的负责同志,你们硬着头皮为知法犯法,逐利违法的败类作伪证,合伙欺骗省领导难道就没有一点作恶心虚感吗?你们助桀为虐,同流合污就能成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全国“楷模”吗?虚言妄为者,必须被问责。否则,到时真相大白,你们将如何面对与苟活?请谨记:“凡是不实之词,必有不良之图谋”。我们是一靠法律,二靠事实维权讨公道。因此,不达目的,哪怕继续被黑打,也决不放弃诉求!除非你们永远得势,一直挂羊头卖狗肉,阳奉阴违,乱作为。

  七是我们要求执法部门介入彻查,是因为我们已掌握了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的百分之九九的确凿证据,决非胡搅蛮缠。你们却坚持认定副局长诸葛俭没有涉嫌擅自驾驶套牌专车肇亊。敢问:你们能拿出一点证据向全社会公示吗?只要你们能拿得出半点证据,我们就敢再次向全社会声明:愿放弃一切诉求,并承认我们的孩子白死!对此,你们敢吗???难道你们就不怕习总书记到时会用狗头铡侍候这些祸国殃民的腐败奸佞之徒吗?????

  八是中央关于对涉法涉诉改革的目的与要求以及对于中央政法委和最高检关于对因执法错误所造成的冤假错案与有新据的冤假错案怎么处置?你们都是冠冕堂皇的“秉公执法、为民主持公道”的执行者,想必都应该心知肚明吧。因此,奉劝你们千万别再自欺欺人了!须知党中央和中央政府所确定的方针政策都是爱民与深得民心的。坦率地告诉你们:丽水市这几年是辉煌在外,却败絮其中,其愿因就是官场腐败成堆,黑社会势力横行猖獗,市民敢怒不敢言,这与省政府机关灯下黑是有直接关系的。浙江人民好运的是有了一位能为民作主的好省委书记车俊同志;丽水人民有福的是来了一位年轻有为的、优秀的市委书记同志。

  总之,当今浙江官场水深,水浑已到了非彻底整治不可的时候啦。但我们坚信省委、省政府决不会是依法治国乱作为,无非是省委省政灯下黑有待治理与煅造吧了!如今“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青天就在中南海;但愿当代江南“包公”就是浙江省委!

  春节即将来临,我们先向您们拜个早年,祝您们春节愉快!并愿贵厅在新的一年里为“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立新功,创佳绩。

  关于我们于2017年12月17日报呈贵厅的《控告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状》,请贵厅是否能予以立案彻查,并能在法定期限内告知一事,经贵厅核查,把允许我们“可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之日起30日内向相应政府或单位提出复查申请的直接回复”通过《省长信箱》转给我们,于2018年2月5日收悉。谢谢!

  皆因春节将至,加上我俩老已是古稀之人多有不便,特请贵厅视情将《答复意见》用书面加印章后的告知书直接用EMS快件邮寄给我们为盼,若一定须我们打印后前来盖章,请再告知便可,拜托了。

  您好:您要求浙江省公安厅对《控告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状》作出书面告知的来信收悉。经核查,现告知如下:

  您反映的情况涉及丽水市“2014.11.13”交通肇事案,该案已于2016年6月13日由云和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诸葛俭作为浙K09086号车上乘员,对交通事故不承担责任,在事故处理中未发现存在违法违纪行为。

  提示信息:如不服本答复意见,可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之日起30日内向相应政府或单位提出复查申请,如逾期不提出复查申请,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请打印答复意见书并前往办理单位盖章后申请复查!

  您好: 您要求浙江省公安厅对《控告诸葛俭涉嫌刑事犯罪状》作出书面告知的来信收悉。经核查,现告知如下: 您反映的情况涉及丽水市“2014.11.13”交通肇事案,该案已于2016年6月13日由云和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诸葛俭作为浙K09086号车上乘员,对交通事故不承担责任,在事故处理中未发现存在违法违纪行为。 请你们尊重事实、尊重法律。

  附件二:2016年3月11日,丽水市公安局通过《省长问政信箱》汇报所谓调查结论的虚假内容之一:

  “在该起交通事故中,浙K09086号别克商务车乘员诸葛俭的身体受到碰撞、冲击,当时即感头昏伴呕吐,后感胸闷,当日因身体严重不适被送往丽水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脑震荡、两侧筛窦炎症和心脏扩大。自身受伤的乘员诸葛俭亦无法目测和判断百米开外事故车内是否存在险情。综上所述,认为不存在诸葛俭蓄意不救致人死亡的情节事实,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根据诸葛俭住院病历记载及法院判决书中记载诸葛俭的自述内容,为何均与上述事实不符?

  1,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丽水黑保护伞舵主)封宗祥于2015年元月1日在其办公室当我们面说:“交通事故天天都有发生,死一二个人算不了什么,无非多赔点就是了”。还说“我们已咨询过法律专家,都认为诸葛俭副局长人虽在现场,但他救不救人都没有任何责任,一不违纪,二不违法。你们不服就走法律程序……”!

  2,浙江省公安厅专案调查组前来丽水秘密调查后,于2015年5月13日作出了不予公开的秘密调查结论:“没有认定副局长诸葛俭有违反三项规定”为何至今不敢公示与告知?

  3、肇事方单位丽水公安局于2016年3月11日通过《省长信箱》呈报时任常务副省长袁家军同志的书面报告中明目张胆地帮肋诸葛俭逃避法律责任而揑造称:“在该起交通事故中,浙K09086号别克商务车乘员诸葛俭的身体受到碰撞、冲击,当时即感头昏伴呕吐,后感胸闷,当日因身体严重不适被送往丽水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脑震荡、两侧筛窦炎症和心脏扩大。自身受伤的乘员诸葛俭亦无法目测和判断百米开外事故车内是否存在险情。综上所述,认为不存在诸葛俭蓄意不救致人死亡的情节事实,无需承担法律责”。敢问:你们为何不敢面对与查证?

  4、2014年12月31日,高速公路交警丽水支队二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陈宝明负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胡翼飞无导致事故发生之过错,无责任;徐达贵无导致事故发生之过错,无责任。

  5、国家信访局于2017年2月6日曾复示浙江:“请督促有权处理部门及时化解信访积案”。而肇亊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却数次通过《省长信箱》狂妄欺压我们:丽水市公安局“不予受理”、“不允重复”及“不准信访”等所谓执法为民的黑打狂言。

  6、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凡通过《省长信箱》上报与下达的书面资料为何敢以〔丽水市政府〕名义为《办理》与《答复》单位?是否丽水市政府时任领导是支持肇事方单位丽水市公安局执法乱作为?怪不得丽水市政府至今不敢面对与介入彻查。

  7、我们为惨遭公安副局长诸葛俭违规肇事与身在现场29分钟放任不救致死的儿子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用电脑与手机上网维权讨公道,一是揭露冤案真相求公正;二是为警示社会求和谐;本是弘扬法制民主社会无比优越的好事,却因戳痛了腐败黑团伙有权任性,执法违法的死穴,腐败奸佞者害怕上下遭集体塌方的灭顶之灾,不但对我们履施恐吓与打压,而且还遭网管部门长期的监控、干扰与时常频闭。这就是当今的法制浙江与法治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