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正确认识事后监督强化操作风险防范

  信用社正确认识事后监督, 强化操作风险防范 近年来, 银行业经济案件频繁发生, 银行事后监督作为防范经济案件的最后一道屏障,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何认识事后监督工作, 对于推进会计内控管理、遏制操作风险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 认识事后监督的价值功能 传统的事后监督功能偏重于会计规范化, 检查的内容多是凭证要素、 计息积数及账务核对等等; 近年来, 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和银行电算化水平提高, 银行如不加强对资金运行风险的实时监控, 特别是会计核算高风险环节(如重大事项的授权审批、 暂收暂付科目的使用等等), 极易给犯罪分子留有可乘之机, 银行事...

  信用社正确认识事后监督, 强化操作风险防范 近年来, 银行业经济案件频繁发生, 银行事后监督作为防范经济案件的最后一道屏障,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何认识事后监督工作, 对于推进会计内控管理、遏制操作风险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 认识事后监督的价值功能 传统的事后监督功能偏重于会计规范化, 检查的内容多是凭证要素、 计息积数及账务核对等等; 近年来, 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和银行电算化水平提高, 银行如不加强对资金运行风险的实时监控, 特别是会计核算高风险环节(如重大事项的授权审批、 暂收暂付科目的使用等等), 极易给犯罪分子留有可乘之机, 银行事后监督由注重规范化检查向查堵银行案件的功能转移, 这是一种“不得已” 的与时俱进。 银行事后监督的真正价值不仅在于规范功能、 查堵功能, 还在于预警功能、威慑功能。 在当前金融风险、 人为案件不断增多的情况下, 事后监督的价值就不应仅仅体现为发现并堵住案件, 其更为重要的功能还在于: 一是防微杜渐, 通过日常监督及时纠正和制止违规操作, 防止制度执行的随意性和违规操作的扩大化, 从而遏制恶性案件和差错发生, 即预警功能; 二是心理震慑, 事后监督活动通过在时间、 空间上对经办网点、 经办人员实施绝对分离, 就会给内部人员实施违规或犯罪行为造成强大心理压力, 使他们不敢随意越雷池半步, 客观上减少了犯罪可能, 也称威慑功能。 二、 转换事后监督的监督理念 长期以来, 银行事后监督一直采取面面俱到的拉网式逐笔复审传票的监督方式, 这种人海战术, 不仅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资源, 而且风险控制效果并没有同比例增强, 形成投入产出失衡。 因此, 按照商业银行成本效益原则, 加大重点监督力度, 使事后监督从简单操作型的孤立、 静态的事后复审凭证, 向智能型的连贯、动态的预警分析转变。 首先是银行内部控制的设计要从以防范银行业务工作差错为主转变为以防范银行操作风险为出发点, 这样才能使事后监督从大量的、 简单复核工作中解脱出来, 从防范业务风险、 保障资金安全角度出发, 通过倡导重点监督, 实现从面面俱到的拉网式监督向突出关键部位和重点业务的“哨所式” 监督转变。 其次是银行事后监督理念转换还要正确看待银行会计工作中出现的操作风险, 从追求零风险损失转变为最大限度降低风险损失。 有经营就伴随风险, 比较理性做法就是抛弃“人海战术” 、 引进智能化实时监督系统, 由系统自行完成从日初数据采集到流水勾对、帐务平衡等全过程, 监督人员重点关注大额资金勾对、权限管理、 重要空白凭证、 外挂系统等特殊业务的监督, 而将会计业务的操作风险视同信贷风险一样计提相应风险准备、 或采取向保险机构投保等方式转嫁可能出现的风险损失。 三、 纠正事后监督的现实偏差 现实中“效益” 论英雄的思维定势, 使得许多银行管理者对事后监督部门的 工作价值认识不足、 重视不够, 比较普遍现象是将银行事后监督视为一项无“收入” 可言的“投入” 性工作。 其实, 一旦操作风险“放大” 释放出来其后果就是可持续发展的致命伤害。 这种认识上的偏差往往使银行事后监督部门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 在人力资源配置上, 文化素质高、 业务能力强的人员在利益驱动下往往被放到市场营销等利润直接创造部门, 事后监督人员业务素质难以满足岗位要求, 形成监督效率低、 工作质量难以保证的现状。 随着“业务拓展、 内控优先”理念的深入人心, 事后监督防范业务核算风险、 保障资金安全的职能要求监督人员必须具有较高的业务素质和一定的工作经验, 按照“人不在多而在于优” 的原则, 配精、 配强事后监督人员, 已成为提升事后监督效果的前提条件。 另一方面, 业务核算控制与事后监督修正这两个相互依重的职能, 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陷入两难境地: 一方面针对日常业务处理中审批、 审核等合规性的检查控制部门拥有查处权力却难以掌握核算流程中的充分信息; 另一方面利用记录资料分析研究业务过程及时提供修正性控制信息的事后监督部门却因不具有处罚权和考核评价权从而削弱了对被监督者的约束力, 纠正银行事后监督独立性地位得不到彰显的偏差已成为激发事后监督积极性功能的关键。 四、 关注事后监督的工作重点 银行经营核算主要推动两大资金流动: 一是银行内部资金通过在上级行与下级行、 网点与网点之间流动, 最终完成银行内部利润的实现与归集; 二是通过合法有效的票据与结算凭证指令, 银行推动客户资金在客户与客户、 银行与客户之间流动, 实现支付结算中介职能。 因此, 保障这两大资金安全就决定了事后监督的最终目标就是围绕资金运动开展有针对性重点监控。 1. 以查堵核算差错为目标, 将影响资金核算正确性和易导致经济纠纷的核算内容列入重点监督范围。 如为防止串户或账务记载差错, 对一定额度以上业务进行付款指令信息与账务处理信息逐笔核对, 为避免受理无效或有缺陷票据陷入法律纠纷而对大额票据进行要素有效性审核等等, 通过有针对性地及时查防与纠正资金划转过程中出现的差错, 避免或挽回可能形成的损失。 2. 以保证会计信息真实性为目标, 将容易逆程序操作、 虚假经营、 扭曲财务收支等关键业务经营环节列入重点监督范围。 针对基层经营单位出于各种目的如追求部门利益、 隐瞒经营问题而假造会计凭证、 乱用会计科目、 虚增存款、 放贷还息、 人为调账等违规违纪行为进行复核监督, 特别要加强暂收暂付科目使用、大额审批授权事项、 内控操作权限落实等方面的监督复审。 3. 以防范外部人员实施资金诈骗为目标, 事后监督人员要注重研究与分析不断发生的各类经济、 金融案件, 总结归纳犯罪特点, 准确把握犯罪分子可能实施诈骗的切入点, 将涉及这些“切入点” 事务列为重点监督业务或重点监督事项。 此外, 监督部门还应密切关注各类新兴业务, 如网上银行业务、 金融衍生产品, 充分评估其可能潜在的各种风险环节, 主动将其纳入重点监督范围。 4. 以防范内部人员作案为目标开展针对重要业务经营过程的连续跟踪监督,因为银行内部人员犯罪或内外勾结套取银行资金的案件呈显著上升趋势, 而且银行内部人员作案给银行造成的资金损失远远大于外部诈骗。因此, 要将发现问题、堵塞漏洞与预警威慑结合起来, 将纠错防弊、 规范行为、 防范风险等作为重点监控方向, 这一防范目标也是目前和今后事后监督部门的首要工作目标。 五、 强化事后监督的组织能力 1、 加强事后监督组织领导: 规范功能、 查堵功能、 预警功能、 威慑功能, 并不是说设置事后监督就能自然发挥这些功能作用的, 事后监督的价值功能发挥到何种程度, 往往取决于领导的重视程度、 取决于资源的配置程度, 因此, 强化事后监督机构的定位工作, 加强事后监督的组织领导极其重要。 带出一支什么样的事后监督队伍? 在监督人员、 全行员工心中形成什么样的监督意识? 关键在于有没有没落实“一把手” 负责制、 有没有真正形成一个监、 督、 查完整的组织体系! 这是当前强化事后监督工作的首要问题。 2、 配优事后监督力量: 要改变事后监督就是简单重复审查凭证的工作现状,就要求事后监督人员在工作之前就充分明了应该关注哪些风险隐患, 才能真正揭示经营中的操作风险隐患, 也才能真正实现事后监督的修正预警意义。 因此, 不仅要强化事后监督人员的责任能力, 更要提升事后监督人员的业务能力, 要将既懂业务又懂电脑、 具有多个业务岗位工作经验并且具有分析问题和文字综合能力的“复合型” 人才充实到事后监督机构, 才能切实提升事后监督工作力量。 3、 利用计算机辅助事后监督: 有条件时建议开发综合的会计核算业务监督系统, 以会计科目为核账单位, 输入该科目号后电脑就自动显示该科目前台借贷发生情况。 比如前台开户、 销户、 转存、 账户信息等业务的及时监控, 再如按权限管理设定营业网点需要核对的某项最小单笔金额的业务等等, 事后监督员通过向计算机录入, 就能自动判断、 分析、 规避前台操作上的风险隐患, 既可降低劳动强度、 拿出精力关注重点监督事项, 又解决事后监督中时间滞后问题, 提高事后监督的工作效率。 4、 重视事后监督信息运用: 一是核算差错信息, 二是预警控制信息。 内控管理中要高度重视监督信息并积极创造条件, 不断加大向预警控制的倾斜力度: 例如, 事后监督核对一笔大额业务时发现记账串户, 不仅应向被监督网点发布更正差错通知, 要求其进行错账冲正; 同时还应注意到这笔大额业务是否属于复核、授权范围的业务, 要向其业务主管部门发出预警通知, 要求查实网点业务复核和授权制度的执行情况, 是否违反事权划分规定、 是否存在重要业务“一手清” 现象等。 一方面, 通过对监督中发现核算差错的深入剖析, 挖掘出业务处理过程中存在的违规操作行为或制度盲区, 定期向本部门负责人或相关管理部门提交书面监督报告和工作建议, 提升事后监督工作价值; 另一方面, 构造和完善事后监督机制, 考虑事后监督与稽核查处职能的有效衔接, 实现事后监督信息与稽查考量职能的有机结合, 真正发挥事后监督的事前预警功能和对被监督者的威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