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豪车交车前有维修纪录 车主要求“退一赔三”能成吗?

  百万豪车交车前有维修纪录!广州车主安女士愤而起诉,要求“退一赔三”!她能成功吗?广州市荔湾区法院今天(10月12日)披露了该案的审判情况。

  安女士在2014年花费100万余元购入一辆心水爱车,三年来对车子悉心爱护。2017年初,安女士发现爱车后档玻璃出现开胶情况,想起爱车尚在保修期,便将车子驶入4S店进行质保维修。然而,4S店的工作人员却告知安女士,据该品牌所属全国车辆信息系统显示,该车早在三年前就已更换过后档玻璃,同时右前门内也喷漆维修过,所以此次的后档玻璃维修不在质保范围内。4S店的说法令安女士非常疑惑,为何自己对这两次维修毫不知情?

  查询维修时间后,安女士发现这两次维修发生在自己提车前!这让安女士感觉上当受骗了,销售商怎么能把已经维修过的车当作新车卖给自己?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安女士随即联系了汽车销售公司。面对质疑,销售公司承认了这两次维修事实,但不承认有欺诈安女士的故意和行为。多次沟通无果后,安女士以消费欺诈为由将销售公司诉至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

  法庭上,安女士称,她于2014年2月22日与销售公司签订一份《汽车销售合同》,订购一辆全新品牌车,并支付购车款100万余元。同年3月15日,安女士从销售公司处提车。而据该车维修纪录显示,该车在2014年2月28日更换后档玻璃,3月14日进行右前门内喷漆维修。安女士表示,销售公司从没有将该维修事实告诉她,如果在提车时对方告知维修事实,她是绝对不会接受这辆车,对方的故意隐瞒导致自己误认为该车是全新无维修史的新车。安女士认为其知情权和选择权被剥夺了,希望法院判决销售公司“退一赔三”,并赔偿车辆购置税和后档玻璃维修费共400万余元。

  法庭上,销售公司提供了该车的维修结算单,辩称这两次维修属于新车交车前正常的PDI检测维修程序,该检测是为了让新车达到合格标准。对于隐瞒维修一事,销售公司的理由是PDI维修记录无须主动向客户出示,维修情况有上传至该品牌车全球车辆信息系统,所以不存在故意隐瞒。在交车时,安女士已在交接清单上签字,这代表安女士确认该车验收合格,确认后,安女士不应再对交易车辆提出异议。

  在举证期限届满后,销售公司为证明在交车前已告知了安女士该车存在维修纪录,提供了一份提车单。该提车单采用表格形式,表格内有涉案车辆的信息及安女士的签名,表格下方有“经查验:外观及内饰完好无损,车内设备齐全,各项操控功能正常,验收合格,对新车交付前的一切维修无异议”一段打印文字。

  销售公司试图证明安女士对交车前的维修和检查没有异议,但该证据的真实性遭到了安女士的质疑。安女士表示,签名是她自己的,但表格外的打印文字是在她签名后再添加的,并提出鉴定申请。针对安女士签名与打印文字的形成时间先后的争议,法官当庭询问销售公司代理人,代理人当庭未作回答,庭后以书面形式表示上述文字形成时间无法确定。安女士随后撤回了鉴定申请。

  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审理认为,关于销售公司有否告知安女士车辆交付前的维修情况问题。虽然销售公司提供了有安女士签名的提车单,但在安女士提出鉴定申请后,又承认表格内的打印文字与表格外的打印文字不是同一时间形成,故该证据的表格外文字真实性存疑。在安女士主张表格外的文字为其签名后添加的情况下,销售公司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经法院充分说明及询问后,仍表示不能确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法院依法确认销售公司没有告知安女士车辆交付前维修情况的事实。

  关于销售公司是否构成欺诈的问题。法院认为,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本案中双方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约定“在新车检查时发现问题,需在新车交付与买方之前,为该车辆更换配件”,可见安女士对于车辆交付前可能存在维修应当预见。其次,销售公司维修的项目主要为后档玻璃及右前门喷漆,并非车辆的核心配件。再者,销售公司已将维修情况上传至该车辆所属品牌的全国车辆信息系统,不存在故意隐瞒的主观恶意。因此,销售公司没有将维修情况告知安女士确实不妥,但尚未达到欺诈程度。安女士以欺诈为由要求“退一罚三”并赔偿车辆购置税,依据不足。虽然安女士的诉请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三倍赔偿的情形,但根据该法规定,销售公司没有告知安女士车辆交付前的维修情况,侵害了安女士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综合侵权情节、车辆价值、适当补偿等因素,酌定销售公司赔偿安女士40万元。对于安女士主张后档玻璃的维修费,销售公司没有提出异议,法院予以支持。